留抵退税的条件应该再宽松一些

发布时间:2019-05-08 作者:外贸软件 | 外贸管理软件 | 外贸ERP | 外贸邮件管理软件 | 外贸客户管理-宁波畅想软件股份有限公司

自4月1日起,一项旨在为市场主体减缓现金流压力的税收政策——留抵退税——正在多个行业落地,然而,留抵退税政策都是针对新增留抵税额,虽然行业范围有所扩展,但是依然有诸多行业未被纳入其中,此外,留抵退税时间范围也有所限制。


留抵税额,就是当增值税进项税额大于销项税额时,出现的无法通过销项完全抵扣的税额。对于这种税额,我国《增值税暂行条例》第四条规定:“当期销项税额小于当期进项税额不足抵扣时,其不足部分可以结转下期继续抵扣”。也就是说,早些时候,留抵税额只能结转抵扣而不能退税。财政部、国家税务总局去年联合印发《关于2018年退还部分行业增值税留抵税额有关税收政策的通知》,明确2018年对装备制造等先进制造业和研发等现代服务业,以及电网企业的增值税期末留抵税额予以退还,留抵税额退税作为一项政策,开始实施。而今年4月1日起,全面试行留抵退税制度,不再区分行业,只要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符合规定的条件,都可以申请退还增值税增量留抵税额。这些政策对于存在较多留抵税额的企业来说,当然是利好。


但全面试点的留抵退税制度,具体条件却非常苛刻,使这项政策大打折扣。留抵退税的五个条件:一是从2019年4月税款所属期起,连续6个月增量留抵税额均大于零,且第六个月增量留抵税额不低于50万元;二是纳税信用等级为A级或者B级;三是申请退税前36个月未发生骗取留抵退税、出口退税或者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情形的;四是申请退税前36个月未因偷税被税务机关处罚两次及以上;五是自2019年4月1日起未享受即征即退或先征后返(退)政策。经此严格限制,能够真正符合条件的可谓凤毛麟角。


留抵退税政策最大的限制是仅对增量留抵额进行退税,不考虑存量。按照国税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的估计,留抵税额存量至少已经有万亿元之多。《税务研究》曾刊文分析认为,在2010年,国内增值税总额为21093.48亿元,而估算全年留抵额为4345.77亿元,留抵额占增值税总额的21.54%;2011年,国内增值税总额为24266.67亿元,而留抵额估算为6002.51亿元,占比为24.74%;2016年国内增值税为40712.08亿元,如果按照留抵额占总税额25%推算,留抵税额的规模约为1.02万亿元,与许善达的估计是大体一致的。因为留抵额每年都在增加,所以,到去年对部分行业实行留抵退税时,规模必然更为扩大,这些留抵额必然继续困扰着企业。


留抵退税政策不但排除对巨额存量退税,而且对于增量的退税政策也相当苛刻。申请退税企业不但要在规定的年份内无被罚款记录,同时纳税信用记录还要达到A级或B级,更为严格的是,连续6个月有留抵增量,且第六个月增量留抵税额不低于50万元。如果6个月内的5个月留抵额都有增量,但有一个月无增量,那么就会失去资格;如果6个月都有增量,但第六个月没有达到50万元,那么,同样失去资格。经此严格条件筛选,最终能够符合条件获得退税的,想必只是众多企业中的很小部分而已。第六个月增量不低于50万元的规定,把一些纳税额较低的小企业完全排除在退税政策之外。


增值税是一种良税,理论上对于企业的影响是中性的,税负最终完全转嫁给消费者,但是,由于种种原因,我国留抵税额累积较多,税额滞留在企业。有研究表明在2011~2015年,制造业留抵税额增量与增值税税额的比值,在30%左右波动,说明制造业当年缴纳的增值税中,有30%左右的税收无法转嫁给下游。总的来说,无法转嫁下去的留抵税额就是国家对于纳税企业的负债,是无偿占用企业的资金,性质类同于预征税款。


虽然,如果企业正常经营,可以通过不断结转,在企业寿命之内最终完全抵扣了留抵税额,企业无非是把未来的纳税义务提前数月或数年缴纳而已。但是,在目前企业融资成本高昂,小微企业融资极为困难的情况下,企业以极高资金成本得到的资金却被国家无偿占有,对于企业发展是极为不利的。对于融资艰难的小企业来说,即使其留抵额数量并不很大,也带来沉重负担。尤其需要指出的是,一些创业的企业,先期巨额投入,产生巨量进项税,但创业可能失败,企业可能最终清算注销。这种情况下,留抵的高昂进项税已经不可能向后结转抵扣,如果无法满足苛刻的退税条件不能退税,那么,这些留抵税额就成为企业的实际税负。这等于是抬高了创业门槛,降低了创业的期望收益。


减税降费是今年我国促进经济稳定和发展的重头戏。各种减税降费政策的宣传也是轰轰烈烈,这极大提振了企业和市场的信心。但是,税收政策极为复杂,国家宏观层面粗线条的减税降费政策,在实施中往往要制定各种具体细则,最终落到实处往往与轰轰烈烈报道中的情况大相径庭。像留抵税额退税这样的好事,有必要克服各种困难,尽可能做到应退尽退,尽可能减少限制条件,让企业真正享受这项政策带来的好处。这既关乎企业减负,同时也关乎税收的公平正义。


来源:中国经营报